“刑辩艺术”之寻衅滋事罪—律师在审查批捕前“黄金37天”有效辩护

发布时间:2018-05-25编辑:孙振律师 hone—88必发来源:点击:21018

“刑辩艺术”之寻衅滋事罪

律师在审查批捕前“黄金37天”有效辩护


在我国很多公民对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盗窃罪等罪名耳熟能详,但近些年无论在电视上还是网络资讯上寻衅滋事罪不断出现报道。本律师就办理的一起寻衅滋事罪案件中如何找到“辩点”及“辩护思路”从而提供“有效辩护”分享一些经验之谈。

blob.png

一、孙某某涉嫌寻衅滋事罪基本案情:


根据犯罪嫌疑人孙某某的陈述,2016年11月13日晚上,犯罪嫌疑人孙某某在其堂哥家喝完酒后一起到了县城的一家KTV唱歌,在KTV唱歌期间,犯罪嫌疑人孙某某独自一人去完卫生间等电梯时,因看了一眼过道上路过的两个年轻人,该俩年轻人就开始向孙某某骂骂咧咧。之后,就在犯罪嫌疑人孙某某和这两个年轻人发生争持时,本案中的被害人王某某从KTV包间里面出来,直接从犯罪嫌疑人孙某某的身后搂住其脖子并对其实施暴力行为。此时,犯罪嫌疑人孙某某的堂哥上楼后看到其被殴打,从被害人王某某的身后实施了不法侵害。后被害人王某某报案,伤情鉴定为轻伤二级。


二、审查批捕前“黄金37天”—找到“辩护思路”及“辩点”


(一)辩护思路:犯罪嫌疑人孙某某的行为是否符合《刑法》中关于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要件。


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孙某某的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的规定,《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寻衅滋事罪,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刑法将寻衅滋事罪的客观表现形式规定为四种:①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③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④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辩点(1)主观方面:    


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孙某某主观上没有寻衅滋事的故意,并不存在无事生非或者借故生非的故意,本案的起因是因为犯罪嫌疑人孙某某在等电梯时看了一眼被害人的朋友从而发生了争持。被害人王某某从KTV包房里出来后看到自己的朋友吵架,出于“哥们义气”二话不说的就从身后对犯罪嫌疑人孙某某实施随意殴打。自始至终,犯罪嫌疑人孙某某既没有无事生非的与被害人发生过争持,更没有出于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目的对被害人王某某实施过随意殴打行为,被害人王某某的伤害结果也不是犯罪嫌疑人孙某某造成的。恰恰相反,倒是被害人王某某借故生非,逞强耍横,随意殴打犯罪嫌疑人孙某某的行为更符合寻衅滋事。


辩点(2)客观方面:


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孙某某客观上没有“实施随意殴打他人”的行为,我国《刑法》及其司法说明中关于寻衅滋事罪的客观方面,无论“寻衅”还是“滋事”,都应当是犯罪嫌疑人单方的积极行为,是相对于被害人的被动性而言的,双方所处的状态是一方积极主动,另一方消极被动。结合本案,犯罪嫌疑人孙某某的行为(消极被动)与被害人王某某的行为(积极主动)之间的关系不符合这个特征,不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罪。同时,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孙某某客观上没有实施随意殴打被害人,造成整个事件的升级系由本案被害人王某某故意、随意殴打犯罪嫌疑人孙某某引起的,被害人王某某在矛盾激化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过错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的理解与适用》指出:“如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激发负有主要责任的,则不应认定为“寻衅滋事”。


所以,本案无论是从主观方面还是客观方面,本律师认为犯罪嫌疑人孙某某均不构成寻衅滋事罪,不符合我国《刑法》及其司法说明的相关规定。依据现有的证据和罪刑法定、主客观相统一的基本原则,应当对犯罪嫌疑人孙某某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三、律师把握“黄金37天”有效辩护,检察院作出不批捕决定。


最终,本案正是由于律师及时把握捕前“黄金37天”,有效辩护,使得检察院采纳了律师的辩护意见,没有批捕。同时,也使得本案没有进入到庭审程序,否则,律师庭审再做无罪辩护,其难度可想而知!所以,本律师认为,律师无论办理什么样罪名的刑事案件,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找到“辩点”及“辩护思路”,尽可能的在刑事侦查阶段、审查批捕阶段、审查起诉阶段进行“有效辩护”,将案件消化在庭审程序之前。


分享到:0 用手机看
#

拍下二维码,信息随身看

试试用微信扫一扫,
在你手机上继续观看此页面。

hone—88必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