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88必发

更多

“李代桃僵”—民间借贷&不当得利

“李代桃僵”—民间借贷&不当得利


民间借贷纠纷是我国民事纠纷案件中常见的一种纠纷,在诉讼实务与司法实践中,民间借贷往往会与看似毫不相关的不当得利法律关系发生碰撞并交织在一起。本律师就在代理诉讼的过程中经常遇见,有些当事人及其代理律师刚开始以民间借贷纠纷起诉,开庭时突然变更诉讼请求为不当得利。或者在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败诉后,又以不当得利纠纷为由再次起诉。那么对于这种“诉讼策略”到底有无法律依据?能否获得法院的支撑?本律师就自己对案件的总结,分享一些经验之谈。

blob.png


一、基本案情:


原告李某某以2014年向被告张女士银行汇款489万元是借款为由,以民间借贷纠纷起诉至法院。后因没有借据只有银行转账凭证,开庭时变更诉讼请求为不当得利。其代理律师的诉讼策略是如果仍然按照民间借贷庭审,在没有借据、录音、证人等证据证明双方有借贷合意的情况下,其可能面临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所以,通过变更诉讼请求为不当得利达到将举证责任倒置给对方的目的。


二、孙振律师说法:


诉讼实务以及司法实践中,将民间借贷变更为不当得利或者败诉之后又以不当得利起诉的案件屡见不鲜。本律师是如何看待这一“诉讼策略”及“有无法理基础”。


(1)不当得利要符合四个基本构成要件;


依据我国《民法通则》第92条之规定,不当得利应当符合四个基本要件:1、一方获得利益,2、一方受到损失,3、获利与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4、获利无法律上的原因。


(2)不当得利举证责任分配;


在不当得利的四个要件事实中,前三项事实的举证责任一般认为由请求权人承担,司法实践中争议较少。但对于“获利无法律上的原因”举证责任的分配,司法实践中由于没有具体的法律、司法说明予以明确,造成了各地法院在举证责任分配上不统一。那么本律师就法院在司法实践中“无法律上的原因”举证责任的分配总结有以下几种情形:


第一种情形:因法律未对不当得利在举证责任上作出特殊规定,因此应当遵循“谁主张、谁举证”的通说规则,由请求权人承担举证责任。例如: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粤民再411号判决书。


第二种情形:“无法律上的原因”属于消极待证事实,因此根据公平原则及诚实信用原则,应由被请求权人举证证明其获利有法律上的原因。例如: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鄂民申字第00501号民事裁定书。


第三种情形:应在区分不当得利类型的基础上分配举证责任,在给付型不当得利中由请求权人证明“无法律上的原因”;在非给付型不当得利中,由被请求人权人证明其受益有合法依据。


本律师还是更倾向第三种举证责任分配的情形,这样既考虑到了个案的不同情形,又防止了一刀切式的机械判决。


(3)存在基础法律关系的前提下,可否主张不当得利?


司法实践中,法院对于存在基础法律关系的前提下,如果当事人直接以不当得利为由提起诉讼,则法院倾向于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因为虽然不当得利是基于基础法律关系产生的,但存在基础法律关系的前提下,以不当得利为案由起诉是一种不正当行使诉讼权利的行为。法院认为存在基础法律关系的前提下,当事人给付并非是没有没有法律依据的行为,原告以不当得利为由起诉的,应当驳回诉讼请求;


、孙振律师办案经验总结:


本律师在这起案件中作为被告一方的代理律师主要围绕三个法律层面进行抗辩,第一:从不当得利的诉讼时效进行抗辩,第二:从不当得利四个构成要件进行抗辩,第三:从不当得利举证责任分配进行抗辩。除了结合这三个层面进行充分的法庭论述外,本律师在庭审中又向法官当庭提交了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判例进一步证明本律师提出的三个层面的法律观点与最高法的裁判观点完全相一致。最终,这起案件一审法院全部采纳了本律师提出的抗辩,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